中石油规划总院赵连增:天然气价格市场化不是简单放开价格
1

中石油规划总院赵连增:天然气价格市场化不是简单放开价格

进入2015年,进一步深化天然气价格改革的呼声高涨,并提出彻底放开天然气价格管制,一步到位完成天然气价格的市场化改革。我认为,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涉及面广、影响大,应坚持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明确提出的“必须积极稳妥从广度和深度上推进市场化改革”,既要积极,更要稳妥。美国、英国等天然气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国家也同样走过对天然气价格严格管制到价格市场化的改革历程,借鉴国外改革的经验可能对我国的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会有一定的启发。

第一,整个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是一个时间比较长的历程。美国对天然气价格管制了40多年,直到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爆发气荒,在1978年通过《天然气政策法》,明确启动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而基本完成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通过气-气竞争形成天然气的市场价格则是十几年后。欧洲的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也历时十几年,但仍处在现在进行时。

第二,都选择了“管制中间、放开两端”的市场监管模式。上游天然气供应(生产或进口)和下游天然气销售完全放开,尽量形成充分竞争的局面,而中间的管输环节都处于政府严格监管之下,不管是管输能力的利用还是管输服务价格。党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也明确了这是我们未来改革的目标模式。在电力行业的市场化改革中,我们也是借鉴这条经验。

第三,改革步骤上都遵循了相同的“先后准则”。比如,先增量后存量,这样能避免一些矛盾,减少改革的阻力。比如,先结构后价格,市场上有足够的主体参与市场竞争才开发价格。再比如,先定规则,后推行改革,确定了稳定的秩序,改革后变化的只是价格水平。西方国家都是法制国家,一般是先通过法案,把规矩说好之后,再改。

第四,天然气交易中心在天然气价格市场化中起到了基础性作用。美国及欧洲各国在天然气价格市场化过程中都有天然气交易中心,通过天然气交易中心发现价格,形成市场基准价格,各区域、各环节的市场价格有了重要的参照,是市场有序运转。

从国际经验上我们可以思考一下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的内在规律。无疑,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是天然气价格改革历程中的一个目标,但不是天然气价格改革的目的,目的是通过市场竞争机制实现天然气资源的优化配置。

首先,天然气价格市场化,通过市场的有效竞争实现天然气资源的优化配置必须具有一定的前提,即市场主体的自主、逐利和多元。市场的供应方和需求方能够自主决定买或卖多少、以什么价格买或卖,价格信号引导买或卖的数量,不受外部非经济因素干涉。价格信号引导买或卖的依据是利润,逐利是市场主体的最高伦理,干涉市场主体逐利是侵犯市场主体的权益。而市场竞争必须是多元,垄断不能形成竞争的局面。

其次,天然气价格市场化,通过市场的有效竞争实现天然气资源的优化配置必须遵循一定的规则,即反价格歧视、价格透明和管制自然垄断。价格歧视是指在相同交易条件下对不同的用户采取差异化的价格。分类定价、多轨定价都属于价格歧视,对市场公平竞争秩序会产生破坏作用,同时价差寻租会产生腐败。价格透明是价格引导市场的必要条件,公开的天然气交易中心是天然气价格市场化的基础条件。管制自然垄断可以为其他环节形成市场竞争局面创造条件。

观察我国天然气产业的现状,通过彻底放开天然气价格、一步到位实现价格市场化的条件并不具备。放开天然气价格只是有了价格市场化之形,没有价格市场化之实,无法实现通过市场的有效竞争优化配置天然气资源的目的。在放开天然气价格实现天然气价格市场化之前,我们必须思考和解决如下问题:

第一个问题,保供是不是国有天然气供应企业的应有责任。天然气价格市场化的前提是市场主体的自主和逐利,在市场经济中天然气供应企业根据经济效益决定是否供应天然气、供应多少天然气。如果为了保证市场的天然气供应而不计代价,无疑是在破坏市场机制的有效发挥,导致价格引导市场供应方的资源优化配置机制失灵。保证市场供应的稳定是政府的责任,而不应是供应企业的责任,建立符合市场经济要求的保供体制和机制,如战略储备。

第二个问题,如何形成天然气市场供应竞争所需的主体多元化局面。目前天然气供应主体很多,但产业集中度高,主要是三大石油公司,中国石油的天然气供应量占70%。中国石油在天然气市场中处于支配地位,天然气供应的有效竞争无法实现,天然气价格市场化后将面临垄断指责的法律和社会压力。政府应在形成天然气市场供应主体多元化、实现均衡有效竞争天然气、重塑天然气供应市场结构上发挥政策引导作用。

第三个问题,如何消除地方政府对天然气供需的不当干预。在履行改善环境责任的巨大压力下,各级地方政府强力干预地方的天然气供应和需求。一方面对天然气供应企业提出天然气供应数量的要求,同时明确对不同用户的不同天然气供应价格,在地方政府面前企业是绝对的弱势。另一方面对天然气利用更是行政命令式。很显然,地方政府在天然气资源配置中起到了关键性作用,无法按经济规律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地方政府必须学会采取以政策引导、通过市场机制而不是直接行政干预实现政策目标。

第四个问题,如何进一步理顺天然气价格秩序。省门站环节分居民用气价格和非居民用气价格、存量气价格和增量气价格,要实现价格并轨,消除价格歧视。属于自然垄断环节的省际管网、省内管网的管输服务如何定价,城市配气的配送和销售分离与定价,储气服务定价等,都应该在价格市场化前得到解决。

第五个问题,天然气交易中心何时能够成立并发挥真正的作用。在国家有关部门和相关机构、企业的共同参与下,我国的天然气交易中心正在加紧筹建之中,尚需时日。天然气交易中心成立后,能否正常运转,有效发挥公平价格发现的作用,还需要各方面条件的具备和巨大的努力。

第六个问题就是如何建立天然气行业的监管体系。

以上几个问题的解决涉及到国有企业的改革、天然气行业的改革、政府行政的改革等,都是异常艰难、异常繁重、短时间内无法完成的改革,而这些改革进程直接影响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是否能够实现天然气价格市场化的目的——通过市场竞争实现天然气资源优化配置。

因此,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绝不是简单的放开天然气价格,也绝不能简单的放开天然气价格。

(作者:赵连增,现任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规划总院副总经济师、教授级高级经济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