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勾画”“一带一路”蓝色风景线
6

天然气“勾画”“一带一路”蓝色风景线

今年4月,落户上海自贸区的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将正式开始运作。随着“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逐步展开,天然气无论是在贸易方面还是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都将构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上海天然气交易中心的落户可能短时间内难以达到成为亚洲版‘亨利枢纽’(美国最大的天然气现货和期货贸易汇集地,其现货和期货价格被普遍认为是北美天然气市场的基准价格)的作用,但它是一个基础,将从促进国内气价市场化开始,逐步辐射到未来的天然气定价问题。”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董秀成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同时,根据中石油集团的披露,中国石油管道公司去年10月份已收到《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关于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项目有关问题的复函》,中俄东线管道预计2015年上半年开始中国境内段建设,争取2018年竣工投产。业内专家认为,中俄东线、西线建成投产后,全球陆上供气中心将向亚太地区转移。届时,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将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直供气进入交易平台将成为气价市场化突破点

3月11日,从上海市陆家嘴管委会传来消息,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已完成工商注册登记,正式落户陆家嘴金融贸易区。预计4月份将正式运作。

按照定位,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是一家大宗商品现货交易市场,有别于期货市场。该交易中心有关工作接受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及商品现货交易市场管理部门的指导和监督。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0亿元,其中新华社中融投资有限公司出资3.3亿元,持股比例为33%,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和中海石油气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各出资1亿元,持股比例为10%,新奥燃气发展有限公司和申能集团有限公司等股东持有剩余股份。

相关人士表示对该交易中心前景看好:“在增量气和存量气并轨之后,国家有意引导直供气进入市场进行直接交易。这部分将包括LNG和一部分管道气,这可以说是未来气价市场化的一个突破点。”

2月2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通知,试点放开直供用户用气门站价格。有关负责人表示,国家将在试点的同时,引导直供用气进入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交易,逐步形成中国的天然气市场价格。

“其实和电改的道理是一样的,直供气就是供气双方直接交易。之前管道气由城市燃气公司采购,出厂后通过长输管线进入城市燃气公司的门站,最后配给用户。一旦可以直供,用气方不用再通过城市燃气公司购气,可以直接和供气方对接,再缴纳管输费就可以了。这对气价市场化的确有不小的促进作用。”董秀成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天然气交易平台“跟风”?

最近,在“一带一路”构想的勾画中,许多地区为了搭上“一带一路”的东风,进一步促进对外贸易的开放,纷纷筹备成立天然气交易中心。在近日召开的曹妃甸2015天然气峰会明确提出“用5年时间在曹妃甸建成北方乃至东北亚地区最大的天然气交易中心”的目标。继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获批以来,全国已经有多个地区相继提出“计划建设天然气交易中心”的构想。然而,受访专家均表示,上海成为交易中心的落户点有其优越的先天条件,其他地区“跟风”须谨慎。

首先,上海有中国最成熟、最有影响力的金融交易体系,各类交易所众多。此外,上海是中国多条石油天然气输气管道的终点和进口液化天然气进入国内的起点之一,具有独特的油气管网优势和成品油及液化天然气接收储存设施优势,是中国石油天然气消费中心,具备较好的石油天然气市场基础。

正是由于这样的背景,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才应运而生。“而且即使是在上海,交易中心发展起来都还存在一定的问题。首先,目前直供气的数量很小,主要是化肥、水泥等企业参与,居民用气短时间难以直供。其次,在我国输气管道尚未独立,管道依然是上游生产企业的衍生品。如果管道没有独立,上游很难形成竞争。最后,尽管存量气和增量气已经并轨,但管道气的价格依然没有放开。所以上海交易中心想全面推动气价市场化改革,成为亚洲天然气定价中心还是比较困难的。”董秀成说。

的确,中国天然气真正实现由市场决定价格,还需要整个行业市场化改革的突破,需要建立完善的法律规则、多元的市场主体、完善的基础设施和独立的监管机构。

交易平台将为全球陆上供气中心向亚太地区转移做好准备

受访专家认为,尽管问题还有很多,交易平台毕竟还是一大突破。随着我国天然消费量不断扩大,天然气贸易已经空前活跃。并且随着“一带一路”沿线基础设施建设的铺开,在未来,全球天然气贸易中心将东移。届时,上海天然气交易中心或许能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在油气管道建设上,我国已经形成西北、西南、东北、海上四大油气战略通道,包括中俄、中亚天然气管道,中缅油气管道、海上进口通道。
在“一带一路”的能源合作中,中亚是中国油气进口的重镇。目前,中哈原油管道、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生命线,连接中亚资源地与中国市场。

中哈原油管道是我国首条长距离跨国输油管道,西起哈国西部的阿特劳,途经肯基亚克、库姆科尔和阿塔苏,从中哈边界的阿拉山口进入我国新疆境内,全线总长度2800余公里。目前,中哈原油管道增输扩建改造工作已完成,管道实际输送能力已达到2000万吨/年。

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也是跨国能源动脉。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A/B线与国内西气东输二线相连,C线与西气东输三线相连。继A/B/C线之后,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D线开工建设,计划2016年投产,与国内正在规划的西气东输五线相连。届时,中国从中亚进口天然气输气能力将从每年550亿立方米提升到850亿立方米,成为中亚地区规模最大输气系统。

除中亚与中哈外,中俄油气管道是另一战略重地。根据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与中石油签署的对华供气合同。依据双方商定,从2018年起,俄罗斯开始通过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向中国供气,输气量逐年增加,最终达到380亿立方米。在中俄东线管道天然气合作的同时,中俄天然气西线管道(另称“阿尔泰管道”)也将在未来的30年内每年向中国出口300亿立方米天然气。

业内专家认为,中俄东线、西线建成投产后,全球陆上供气中心将向亚太地区转移。

至此“一带一路”上的天然气“蓝色”风景线将完整呈现,而上海天然气交易中心是否能成为吸引全球供气商、掌握亚太地区天然气价格、带动国内气价市场化,从而推动我国能源革命的着力点,让我们拭目以待。(文/马芸菲)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