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制气 底气从哪来?

煤制气 底气从哪来?

在国家“贫油、少气、富煤”的能源消费格局下,面对当前大气污染防治的严峻形势,我国的煤制天然气发展备受关注。由于面临来自资源承载、环境容量、管网设施、技术水平以及生产成本等方面的挑战,煤制气的发展并不顺利。

前不久,记者走进刚投产的内蒙古汇能煤化工有限公司煤制天然气项目生产区。这家公司的一期工程4亿立方米煤制天然气项目于2014年10月实现一次性投料试车成功。目前,企业进入安全平稳的运行状态。至此,我国首批由国家核准的4个煤制天然气项目中,已有3个项目投产。

煤制天然气项目陆续投产,企业却有各自的苦恼

我国的煤制天然气项目起步于“十一五”期间。2009年8月,内蒙古大唐国际克什克腾煤制天然气项目经过国家发改委核准,成为我国首个大型煤制天然气示范项目。随后,大唐辽宁阜新、汇能内蒙古鄂尔多斯和庆华新疆伊犁煤制天然气项目也陆续经过国家发改委核准,年产能共计151亿立方米。

在这些煤制天然气项目中,内蒙古大唐国际克什克腾40亿立方米煤制天然气项目是我国首个达产的煤制天然气项目,也被业界认为拥有得天独厚的资源禀赋。其项目所在地靠近水源和煤源,且用水和用煤都属于大唐能源化工有限公司下设单位,综合保障能力较强,价格受市场影响较小;项目用煤为劣质褐煤,在价格上较同类煤制气项目用煤价格更低。

公司主要目标市场为北京市。一方面,北京市天然气需求量与日俱增,另一方面,项目所供天然气可直接进入输气管道,企业以产定销,产品不存在调峰问题,这都为项目的经济性提供了有效保障。

但自该企业第一系列13.3亿立方米项目向北京供气以来,已遭遇数次停产检修和技改。在2014年4月至8月连续稳定运行的4个多月时间内,气化炉总负荷保持在60%左右,日供气量为240万立方米。目前,项目实现每天向中石油管道供气约180万立方米,接近总负荷的一半。

当前,我国煤制气企业生产的天然气只能通过两种渠道销售:一种是生产出天然气后通过输送管道入网实现销售;另一种是无法进入输送管道,企业将天然气液化后靠汽车运输销售。

相比常规的矿采天然气,煤制合成天然气的纯度更高,液化后甲烷含量可达到99.9%,属绿色清洁能源。汽车燃烧后尾气排放污染极低,对大气环境治理和改善有积极作用。然而,就是这样的天然气,在实际的应用中进展并不顺利。

“想打开市场很难。由于成本问题,我们的煤制天然气无法通过输气管线入网销售,目前只能通过先液化再运输的方式进入市场。作汽车发动机燃料是最好的办法,但液化天然气不适宜长距离运输,能就地消化的量又太小。” 汇能煤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建强介绍。

从事汽车货运行业的王瑞民,对煤制天然气的未来持观望态度。“使用天然气汽车要求运营线路上必须有加气站才行,但很多地方还没有加气站。其次就是天然气卡车相比燃油车价格高出8到10万元,虽然后期燃料费用节省20%,但一次性投入太高,很多想买的人也打了退堂鼓。”他说。

大量的碳排放不可避免,但算环境总账依然合算

经过多年的探索与实践,我国煤制合成天然气行业正逐步消化吸收国外先进技术。同时,经历了前期的严格控制,2012年开始,陆续有5家在内蒙古投资煤制天然气项目的企业拿到“路条”,可以开展前期工作。这些企业如建成,年产能将达240亿立方米。

但外界关于该行业的争论却从未停止。

煤制气工厂不可避免会产生大量的碳排放,同时煤制气生产过程中又要耗费大量的水。当前,我国煤制气工厂大多计划建在水资源匮乏的西北部地区。同时,煤制气企业在生产过程中也遇到了一系列技术难题,对煤制气技术的成熟性以及环保性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止。

“虽然大化工企业会产生排放,但大型装置效能利用率高,对烟气等有害物质处理充分,比家家户户分户燃烧的排放要小得多。”刘建强说,“煤制天然气在生产过程中高效脱除了有害物质,液化天然气纯度高,甲烷含量能够达到99.9%,属绿色清洁能源。汽车燃烧后尾气排放污染极低,对大气环境治理和改善有积极作用。”

王瑞民告诉记者,由于各地的新能源补贴政策不尽相同,司机们对于天然气汽车的热情也不一致,“国家从大层面考虑的是环境问题,但对于分散的天然气使用者来说,算的是经济账。如果能对新能源给予补贴政策,对于推广更环保的天然气将起到重要作用”。

据内蒙古煤炭工业局副局长陈泽分析,近年来,我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逐年提高,2013年首次超过30%,2014年达到32.2%。从国家产业政策来看,发展煤制天然气仍是未来煤炭清洁利用的发展方向和保障我国天然气供应的重要措施。为防治大气污染,京津冀地区对天然气等较清洁能源的需求量会与日俱增。同时随着煤炭价格的走低,气荒的愈演愈烈,使得煤化工产品相对于石油产品有着比较优势。

目前,我国的能源消费每年都在攀升,但是石油和天然气仍然依赖国际市场,因此煤制合成天然气项目发展前景可观,具有一定的发展空间。

专家认为不宜“大干快上”,应制定发展规划

当前,我国煤制天然气企业主要采用两种工艺流程:一种是碎煤加压气化技术,另一种是多元料浆气化技术。碎煤加压气化成本较低,但产生的废水量大且很难做回收净化处理;多元料浆气化成本较高,但产品纯度高、质量稳定,废气废水废渣便于治理。

汇能煤制气是国内四大煤制气示范项目中唯一采用多元料浆气化技术的企业。刘建强介绍,汇能煤制气因一期工程规模较小,基础设施及污水处理等配套工程一次性投入建设、财务费用及运行成本均偏高,待二期工程投产后,人工、折旧、管理等运行成本将会进一步降低,规模效益将会凸显。

但记者了解到,煤制天然气的成本往往数倍于矿采天然气,煤制气企业要想发展,需要突破的关口还有很多。

例如,鄂尔多斯居民目前使用的是矿采天然气,价格是1.77元/立方米。而汇能煤制气若能获批准,通过内蒙古西部唯一的天然气管道入网,每立方米的价格仅能拿到约1.2元。而煤制气的实际成本,却比这些价格都高出许多。如此,企业能够想到的唯一出路是,直接发展建设汽车液化天然气加注站,通过自己建站形成产供销一体化的产业体系,提高项目整体经济效益。但是,此项工作的开展步履艰难。

而此前,大唐克什克腾煤制天然气项目的日子显得好过许多。其生产的天然气价格为国家发改委批复的价格,初期结算价格为每立方米2.75元。但以内蒙古东部的褐煤为原料的煤制天然气技术的可行性、可靠性和稳定性有待进一步验证。

“在国家富煤少气、大气污染的大背景下,我认为煤制天然气不仅仅是一种工业技术,也是一种战略资源。既然是一种战略资源,国家应当给予政策上的倾斜。”陈泽说。

专家认为,煤制气在我国属于新兴产业,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不宜“大干快上”。煤炭属于国家战略资源,水的消耗涉及环保问题,管网又具有自然垄断性质,需要国家从大局出发,通盘考虑,对煤制气行业发展进行统筹规划。“同时还要建立上下标准。煤制气的产品只有氢气和甲烷,不同于常规天然气的组成成分,下游用户要根据煤制气的产品特性,适应不同来源的天然气产品。这可以借鉴煤层气、页岩气发展规划的做法,制定煤制气发展规划,并出台相应的扶持政策。”内蒙古大唐国际克什克腾煤制气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克军建议。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