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购是页岩气的“救世主”? - 液市
并购是页岩气的“救世主”?
1

并购是页岩气的“救世主”?

页岩气革命在美国爆发后,全球油气并购交易就一直以美国为核心。有数据显示,2006年后,全球油气交易无论是数量还是金额,美国一直名列前茅。恰恰是这一时期,美国页岩气产量一直在低气价环境下保持平稳增长。若从相关性方面看,油气并购交易的繁荣支撑着页岩气革命的延续和产量的增长。

3年一轮整合潮

美国有数以万计的企业参与页岩气开发,除少数大企业外绝大多数是中小企业。这些企业从事金融服务、技术服务、设备租赁、实体开发等业务,依靠自由市场机制实现了国家层面页岩气产业发展的协同效应,使每个参与企业成为页岩气产业链上重要的一分子,推动其前行。由于有众多企业参与,页岩气市场竞争效应的强大表现为,即使经济形势低迷,也有部分企业在恶劣的环境中脱颖而出。有报道曾披露,美国从事页岩气生产的企业只有1/3能赢利。假设美国有1万家页岩气企业,1/3即为3000多家,也是不小的数字。

页岩气市场的协同效应和竞争效应可解释美国油气并购交易的特点和现象。近几年,美国油气并购交易除少数是常规油气外,绝大多数涉及页岩油气和煤层气,且主要由中小企业完成。美国页岩油气交易每隔2~3年会发生一次以完全股权交易为特征的公司交易,且多数交易是以资产转让方的部分资产作为交易对象,这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企业在激烈的竞争中尚可生存。每经过这样一个周期,市场便会用其看不见的手对整个页岩气领域的资源重新进行优化配置,以保持市场的活力和页岩油气产业的生命力。

按照这样的逻辑,如果美国页岩油气并购交易有朝一日停止,很可能意味页岩油气产业的发展遇到麻烦,美国的页岩气革命也可能因此走到尽头。

走到紧要关头

由于美国气价长期低迷,页岩气投资者更倾向于在美国的“湿气区”进行投资,旨在通过获得液态烃的产量依靠油价高位优势获得利润。这是美国过去几年页岩油气开采的普遍特点。但2014年6月以来,国际油价持续大幅下跌,这一变化不可避免会对页岩油气的开发造成巨大影响。油价下跌的主要影响因素之一是美国页岩油产量的增长,而页岩油产量的增长反过来又对自身发展形成抑制,由此导致循环效应。气价本就低迷,油价还下跌,此形势下美国页岩气投资者能否坚持住就成为备受关注的问题。低油价形势下,页岩气产业正走到紧要关头。

咨询机构伍德麦肯锡最近发布了一份针对美国页岩油气产业的调研报告,对该产业的盈亏平衡点油价进行预测,结论是盈亏平衡点约在80美元/桶。低于这个价格,页岩油气投资将更多流向甜点区,发展规模缩小。但在第五届页岩油气会上部分企业和参会代表则认为,美国页岩油气产业的盈亏平衡点是50~60美元/桶。更有企业声称,即使油价跌至30~40美元/桶也能生存。

在欧佩克不减产,沙特和伊拉克为市场份额打价格战的情况下,页岩油气产业盈亏平衡点很大程度上可视为成本底线,并成为事实上抵御油价下行的利器。由于北美页岩油产业盈亏平衡点的判断信息比较多元,目前依据成本底线判断油价跌势也有难度。

不过也可依据并购市场的信息反馈进行具体甄别。在某一价格区间,若油气并购活跃,说明交易买方有能力和信心经营购入资产;若交易众多,则意味多数企业可接受该价格,其很可能未达到产业盈亏平衡点。

中小企业由于资金规模有限,对短期内的现金流有更迫切的需求,企业现金流若出现问题,正常的生产经营投入必受影响。而大企业则不同,资金实力雄厚,风险抵御能力相对较强。中小企业应更看重当前利益,反映在资产并购方面也是如此,以中小企业为代表的并购潮对成本有高度敏感性,以长远投资为主要内容的战略投资比重小得多。所以,中小企业参与并购很大程度上能反映出企业的成本耐受力,可以此作为油价底线判断依据。

完全股权交易或袭

从近期油气并购交易市场反馈的信息看,市场变化有些扑朔迷离。2014年6月以后伴随油价下跌,北美油气交易对油价一开始反应敏感,出现量价齐跌的现象,2014年8月一度跌至年内交易低点。但8月之后,交易数量和金额则有所反弹。而这一时期油价依然在下跌,交易量与价格变化成了负相关。到2014年10月,并购曾一度冲至高点,几乎接近6月以后年内最高纪录,但其后的11月又开始回落,陷入胶着状态。交易结构也有变化,过去几年北美发生的页岩油气并购交易均以资产交易为主,以股权安全交易为特征的公司交易少。

依照以往2~3年的结构变化周期经验看,今后一段时期,北美页岩油气并购很可能出现一次以完全股权交易为特征的交易高潮。若此交易高潮出现则意味产业自救能力尚存,未必会出现盈亏平衡点,反之可能意味盈亏临界点出现。2014年10月的月平均油价是87美元/桶,11月的月平均油价是78美元/桶。如果之后再无大的并购潮,这个价格很可能就是盈亏平衡点。而目前油价跌至60美元/桶以下,已突破这个极限。基于以上判断,在经济体系没有崩溃的前提下,以成本为基础的自救机制将起作用,油价反弹也许已为期不远,情况究竟如何,还需静观并购之变。

(文章来源:中国石化报环球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