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层气“十三五”进入拐点?
1

煤层气“十三五”进入拐点?

高开低走是我国煤层气产业发展的写照。如何走出低迷,如今已到了关键时期。

“十二五”的前四年里,煤层气产量增幅分别为36.7%、8.7%、13.7%和9.2%。按目前情况看,2015年煤层气产量要达到“十二五”规划提出的目标已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煤层气产业这几年的低迷状态源于其体制的不完善、技术的落后以及各方利益的纠葛。面临即将进入的“十三五”时期,产业的旧患能否痊愈尚未可知,而一些新的隐忧又开始出现。

在全国两会期间, 全国政协委员、山西省政协主席薛延忠牵头山西省全国政协委员提交集体提案,要求对煤层气征收资源税。业内人士称其做法是“竭泽而渔”,征收资源税只会使行业雪上加霜。

另一方面,煤层气的相关主管部门对产业未来的发展似乎仍然摸不透,几大规划里对煤层气的产量目标均不一致。国家能源局日前发布的《煤层气勘探开发行动计划》提出,到2020年,煤层气(煤矿瓦斯)抽采量力争达到400亿立方米。而此前的“十三五”煤层气产量规划是600亿立方米,随后出台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则又提出300亿立方米的产量目标。

从600亿立方米到300亿立方米,再到400亿立方米,煤层气产量目标数字的变化反映出了这一产业的发展之曲折。

“十三五”里,煤层气产量可以达到预期的400亿立方米目标吗?这会不会又是一个让行业纠葛五年的、难以达到的数字?治愈煤层气的旧患新忧,是行业未来的关键。

“煤层气产业正处于从商业化初级阶段到商业化成熟阶段的爬坡过程中,如果得到助力则产业大发展可期,反之如果继续受到阻力,则行业危矣。”《能源》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均持此观点。

助力与阻力的比拼

《煤层气开发利用“十二五”规划》提出,到2015年,国内煤层气产量要达到300亿立方米。但从2014年的产量来看,完成2015年的产量目标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根据国家能源局发布的数据, 2014年煤层气(瓦斯)抽采量170亿立方米,利用77亿立方米,同比分别增长9.2%和17%。

表面增长的数据背后,我国的煤层气产业仍然暗藏危机。《能源》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近三年来,全国煤层气地面开采的钻井量逐年减少。2012年以前,全国新增钻井量在3000口以上,2013年钻井量减少到2000多口,2014年则进一步下降至1000多口新增井,投资也大幅降低。照此下去,煤层气的产量未来可能会停滞甚至倒退。

国家能源委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联煤公司总顾问孙茂远是煤层气产业坚定的乐观支持派。孙茂远对《能源》记者说,目前我国煤层气产业正处于发展的最关键时期,即从商业生产初期向成熟商业阶段发展。现在煤层气产业出现的问题都是发展过程中的问题,前几年发展得太快,后期又出现了成井率太低、补贴不到位的问题,挫伤了行业的积极性。

“如果支持政策到位, 提高补贴、加快科技攻关,给煤层气产业一个很好的助力,未来产量一定会再上一个台阶。”孙茂远说。

然而,助力来得十分不易。早在两年多以前,煤层气抽采补贴由目前的每立方米0.2元提高到每立方米0.6元的方案就已上报到相关部门,但至今仍然是处于呼声较高但未能落地的状况。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近期频频发出对煤层气产业利好的政策,产业助力将增大。不愿具名的煤层气产业资深人士表示,国家能源局日前发布的《煤层气勘探开发行动计划》等多个文件表明政府对产业仍然是大力扶持的,并且将推动产业取得更高的产量。

该人士说,《煤层气勘探开发行动计划》明确指出将“综合考虑抽采利用成本和市场销售价格等因素,提高煤层气(煤矿瓦斯)开发利用中央财政补贴标准”,这表明提高财政补贴指日可待。

在助力有望加强的同时,新的阻力和旧的积弊却也对煤层气虎视眈眈。全国政协委员、山西省政协主席薛延忠在“两会”期间牵头提交的联名提案建议,结合资源税改革,对煤层气征收资源税。

其提案指出,煤层气开发占有使用当地资源,对地方财政的贡献率微乎其微,免税政策实施近10年,地方收益缺失十分明显。同时,对煤层气开采导致的后续治理所需财力缺口较大。

薛延忠等人在提案中表示,石油天然气按6%的资源税征收,而对成分、用途等属于同类的煤层气实行暂不征收资源税的政策,有失公平。此外,煤炭资源税实行从量计征,却对煤层气实行免税,不利于煤炭和煤层气同步开发、综合利用。

孙茂远以及《能源》记者采访的其他人士均对这一提案强烈反对,他们认为,煤层气目前靠0.2元/立方米的补贴尚不能盈利,如果征收资源税,会严重打击煤层气企业的积极性,对产业造成较大伤害。

除了征税的隐忧,煤层气企业与煤企、传统油气企业之间的利益博弈仍未理清头绪。

上述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抱怨说,因为煤企是山西的支柱企业,政府部门一般都会更支持煤企。山西的一些煤企侵占煤层气公司的区块资源,偷偷开采煤层气,相关部门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煤层气企业蒙受损失。而且这些年情况一直没有改善。

另一方面,煤企和煤层气企业对采气权的争夺也一直“生生不息”。一些煤炭企业拥有大量区块,没有抽采煤层气能力,但也不愿意让利给煤层气企业去开发。

比起与煤企的利益争夺,油气企业在矿权上对煤层气企业的影响也不小。有业内人士不满地说,与中石油和中石化拥有的矿权区块相比,煤层气企业拥有的面积少得可怜,一些被两大油企圈占的区块即使富含资质较好的煤层气也缺乏足够的勘探开发。

“十三五”进入拐点?

如果煤层气产业的助力大于阻力,那么“十三五”时期将是该产业走出低迷,拐入成熟商业开发阶段的时期。

不少业内人士对此是看好的。从美国经验来看,在强力的政策支持下,其年产量30亿方到250亿方,只用了6年时间;2006年至2012年,我国的地面煤层气产量就从1.3亿立方米增至25.73亿立方米,发展速度不比美国慢。而且尽管我国的煤层气开发技术难度比美国大,但是我国的经济可采储量有2700亿立方米,不比美国低。因此,从资源底子上来看,我国的煤层气产业有进入成熟商业开发阶段的潜力。

孙茂远说,展望“十三五”,煤层气产业的困难仍有不少,但只要支持政策到位,企业加快科技研发,相信产业就可以走出低潮期,完成规划目标还是有希望的。今年虽然不能完成“十二五”的目标,但预计产量同比会有较大的增长,全年产量有望达到185—200亿立方米。

孙茂远认为,煤层气产业初步达到商业化成熟开发阶段的标志是产量达到400亿立方米;形成完全成熟的煤层气产业时,产量目标要达到600亿~900亿立方米。如果“十三五”末产量达到400亿立方米,那么我国煤层气产业就正式进入成熟商业化开发阶段。

对煤层气产业未来发展来说,还有一个利好因素是:煤层气的下游利用终端建设相比之前已大为改善。如今,山西省内四纵四横的管道系统已基本建成,西气东输管道也已与煤层气产地相连通,煤层气作为LNG加注站原料的渠道也已畅通等等,现在消化100亿立方米的地面抽采煤层气是没有问题的。

如果“十三五”期间煤层气产量能够达到400亿立方米,那么整个产业可有望走上更加市场化的道路,这也是行业可持续发展的方向。

另一方面,由于煤炭市场持续低迷,煤企也开始将眼光更多地投向了煤层气。今年2月中旬,晋煤集团与同煤集团、焦煤集团等六家山西省属大型煤炭企业就山西省煤矿区煤层气抽采达成了合作框架,促进煤企对煤层气的有效开发和利用。

不过,仍有一些企业对煤层气“十三五”的前景悲观。山西一位不愿具名的煤层气企业负责人对媒体表示,出于煤层气开采成本大、风险高以及投入产出不理想等多重因素考虑,2015年公司计划缩减煤层气开采投资资本。目前情况下,预计“十三五”产量目标的实现有较大难度。(文/徐沛宇)

(文章来源:能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