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建立东亚天然气交易枢纽
天然气

中国应建立东亚天然气交易枢纽

由于对环境问题的重视,世界主要国家都把 天然气 作为本国能源发展的重点。东亚是世界上经济发展最活跃的地区,也是天然气消费和进口最多的地区之一。东亚地区仅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地区、泰国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就占了世界的61%。但由于东亚国家缺乏 天然气 的定价话语权,进口价格要高于欧美,形成了“亚洲溢价”。加之东亚国家又大量进口价格较高的液化天然气,东亚国家为此付出了高额的支出。

三种定价机制

世界 天然气 的定价机制大体上有三种:

1.市场竞争性定价机制。这种定价机制主要存在于天然气供给充足、竞争充分、市场机制发育成熟、监管完善的北美及欧洲北海沿岸的英国、荷兰等国。

2.与替代能源价格挂钩定价机制。天然气价格一般与成品油或原油价格挂钩。这种定价机制主要存在于依赖天然气进口的欧洲多数国家和亚洲日韩等国。不过,欧洲地区有天然气现货和期货市场,有区域内的管道天然气的供应,可以基于市场平衡形成交易价格,属于市场化相对较高的机制。而东亚没有类似的市场化交易机制,特别是日韩这样的国家无法获得管道气,只能购买液化天然气,价格通过贸易谈判来决定。这是导致东亚天然气价格高的重要原因。

3.政府管制的定价机制。这种定价机制存在于市场发育不成熟的发展中国家,以及把天然气作为福利的资源国之中。在这种定价机制下,价格一般比较低。中国也属于这种定价机制。由于中国天然气进口量不断增加,也被迫支付“亚洲溢价”,同样面临着定价话语权缺失的困扰。要改变东亚地区不利的天然气价格,供应来源多元化、推进市场化是重要手段。

交易枢纽的博弈

在一些欧美国家,天然气市场具有可以自由进出的交易枢纽,同时拥有与之相联系的上下游的开放市场,这有利于促进反映市场供需的枢纽价格的形成。美国的亨利枢纽就是一个典型的天然气枢纽。欧洲北海地区的本地产天然气、进口北非和中东的管道和液化天然气、俄罗斯管道天然气及其他进口天然气之间形成了不同天然气间的市场竞争机制,这是导致欧洲天然气下降的重要原因之一。英国建成了虚拟的天气交易枢纽——国家平衡点(NBC)。随着荷兰初步建立虚拟的天然气交易枢纽Title Transfer Facility (TTF),比利时的泽布吕赫、德国的NetConnectGermany (NCG)和Gaspool都开始采用同样的模式。北美、欧洲发展天然气期货市场也有利于基于市场平衡形成交易市场价格。

而东亚国家之间缺少管道 天然气 贸易,也没有天然气交易枢纽,这是东亚国家天然气定价权缺失的重要原因。

东亚一些国家已经开始谋求建立 天然气 交易枢纽,以提升定价话语权。福岛核事故后,日本进一步加强了对液化天然气的依赖。日本试图改变价格上对其不利的局面,寻求建立东亚液化天然气交易枢纽。为了争夺天然气话语权,日本还联合印度要组建液化天然气进口国集团。新加坡是亚洲最大的石油和石油产品贸易中心,是世界三大炼油中心之一,是亚洲石油产品的定价中心,其地理位置处于能源运输的交通要冲,同时也是国际金融中心。目前,新加坡政府和能源公司也利用其有利的条件,计划建立亚洲天然气交易枢纽,形成液化天然气区域基准价格。马来西亚也投资修建边加兰液化天然气终端,希望在2020年成为亚洲的液化天然气交易枢纽。

中国的选择

中国是东亚地区建立天然气交易枢纽气源条件最好的国家。在东亚,只有中国同时大规模生产天然气,又大量进口管道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天然气消费国,对外依存度超过32%。

面对来自其他国家的竞争,中国的选择就是加快天然气的市场化改革,积极谋求建立东亚天然气交易枢纽,谋求天然气定价话语权,这对于维护中国能源安全具有重大意义。

首先应努力把上海建设成国际 天然气 交易枢纽。上海是西气东输一线、二线、川气东送等重要管道天然气的交汇处,也接收东海天然气,同时还大量进口液化天然气。上海是金融中心、航运中心,所在的华东地区是经济发达的天然气主要消费地区,是中国建立交易枢纽的首选地点。上海也正在筹建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在上海周边地区建设天然气储备设施,有利于上海的天然气交易枢纽建设。

其次,要进行天然气体制改革。中国与日本、新加坡相比,优势在于硬件上。中国的气源供应多元化,基础设施也相对比较完善。然而,中国的软件条件明显落后。中国天然气市场化水平低,长期处于政府管制之下。虽然中国已经开启了天然气的市场化改革,目前力图逐渐理顺价格机制,但是要走的路还很长。由于中国的天然气法律监管体系不健全,市场监管权力分散在不同的政府部门和机构中。由于中国金融发展水平低,在天然气现货和期货交易平台建设方面也落后与日本、新加坡。作为金融中心,上海更多是国内金融中心,其国际化水平也不够高。

加快国内天然气市场化改革是争夺国际天然交易枢纽,谋求国际话语权的基础。在当前世界油气市场供过于求,进入买方市场的情况下,中国应该抓住机遇积极推进天然气交易枢纽建设,加快提升中国的买方话语权。(文/石冬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世界新能源战略研究中心博士后、副教授)

(文章来源:《新能源经贸观察》5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