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气时代要过去了,请警惕废弃厂房在城市中遗留下的剧毒土壤
天然气

煤气时代要过去了,请警惕废弃厂房在城市中遗留下的剧毒土壤

人工煤气向天然气的置换工作後,就不再需要原本的煤气厂。由於这些煤气厂大多位於城市之中,土地往往有很高的价值,废弃後的工厂土地很可能会被重新利用做其他用途。但是,由于煤气化的过程会产生各式各样的有机毒物,煤制气厂的土地再利用有着极大的隐患。因为试想如果这些土地被回收利用后盖上了居民楼或者种上了蔬菜,那会是什么结果?问题是,中国的人工煤气厂有多少个?都在什麽地方呢?答案也是不知道。

中国的人工煤气产量与消费量都是世界第一。这项世界第一的产业,正在快速的被淘汰。淘汰的原因是因为 天然气 比煤气更乾净又更安全。所以随着管道天然气的供应逐渐普及,原有的管道煤气就逐渐被 天然气 取代。欧洲、美国、日本在历史上也曾经广泛使用人工煤气,但是都已经在上个世纪完成从人工煤气到天然气的转换。

北京是中国第一个启动由人工煤气向天然气进行全面转换的城市(但并不是第一个完成转换的城市),北京市的天然气置换的工作由1997年启动,分区逐渐将原本的管道人工煤气转换为天然气,2006年7 月4日,北京市朝阳区最後6000多户人工煤气置换天然气工作全部完成,结束了北京市近50年的人工煤气使用历史。上海市则是从1999年开始启动人工煤气向天然气的转换,预计将於2015年底完成全部的转换工作。重庆市则是中国第一个完成全面向天然气转换的主要城市,由於重庆附近有丰富的 天然气 气源,人工煤气的使用量原本就不多,因此在很短时间就完成转换。武汉则是受惠於川气外送,也很快完成转换。沿海的厦门则是使用进口的液化天然气,在一年之中就完成转换。

在人工煤气逐渐走入历史之际,对於这个服务中国人民长达超过一个世纪的工艺,我们也不该就此遗忘。

中国最早的一座人工煤气厂是由英商自来火房在上海西藏路建立的煤气厂,於1865年11月1日开始向上海公共租界供应煤气,日产煤气850立方米,除了供应用户,也提供英租界的煤气路灯之用。1867年法商自来火行也建成煤气厂,向上海法租借供气,主要也是供应路灯照明之用。1888年英商自来火行将法商煤气厂设备买下拆除,英商实现了上海地区煤气的垄断。此後英商在上海的煤气事业不断扩展,於1934年建成杨树浦煤气厂,1940年建成吴淞煤气厂。

中国第二个供应煤气的城市是大连,始建於1902年,是由当时占领大连的俄罗斯人兴建,煤气是用来供应商港照明之用。日俄战争俄国战败後,这座俄国兴建的煤气厂由日本的南满州铁道株式会社接收,并逐步扩建,供应大连地区的日本居民炊事取暖,也及附近工厂使用。到1917年,大连共有煤气用户8872户。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并於1924年建立长春瓦斯制造所与丹东瓦斯作业所。1925年,满铁将煤气业剥离,独立为南满州瓦斯株式会社,以大连为本社,并设有鞍山、沈阳、丹东、与长春分社。1941年日军占领上海租借,并接管英商的上海煤气公司。1943年南满瓦斯在哈尔滨设立支社,开始供应煤气。(这段历史可以参见中国城市燃气协会出版的中国燃气发展史)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时候,中国总共有九个城市有煤气设施,包括上海、大连、沈阳、长春、丹东、锦州、鞍山、抚顺、哈尔滨。年供气量3972万立方米,用气人口26.8万人。

在新中国成立後的最初十年,只是继续营运那些英国人跟日本人留下来煤气厂,当时中国极度缺乏煤气人才与技术,还没有能力自己建造煤气厂。1952年,北京市委书记彭真提出北京要搞煤气,将任务交给了公用局。1955年,北京市从苏联请来了十几个专家协助北京规划城市煤气,规划期间不断有争议,有人认为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不能再搞污染重且效率低的煤制气,而且列宁曾经说过:「共产主义就是苏维埃加电气化。」既然要电气化了,就不需要再搞煤气了。这样的争论一直持续了整个煤气规划工作的全程。一直到1959年,以「国庆10周年献礼工程」的名义终於动工兴建北京焦化厂一期工程,於同年11月正式投产。

在苏联专家的协助下,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首先於1955年开设煤气专业,随後尔清华大学建筑工也在1957年增设煤气供应课程,随後许多其他的大学也陆续开设煤气供应专业。1960年中苏关系破裂,苏联专家奉命撤回,中国从此开始自立发展煤气事业。

1973年国家建设委员会在天津召开全国煤气工作座谈会,决定在全国推广煤气,由武汉等14个城市率先着手筹备发展城市人工煤气事业,自此人工煤气的应用在全国开始高速发展,用气人口也快速成长。管道人工煤气的供应,也逐渐扩散到全国各大中小城市。中国人工煤气供应量在2009年达到顶峰,之後就因为人工煤气逐渐由天然气取代,人工煤气消费量快速下降。在全盛期,中国人工煤气用气人口达到四千七百万人。

当一个城市完成由人工煤气向 天然气 的置换工作後,就不再需要原本的煤气厂。由於这些煤气厂大多位於城市之中,土地往往有很高的价值,废弃後的工厂土地很可能会被重新利用做其他用途。煤制气厂的土地再利用却有着极大的隐患。

因为煤气化的过程会产生各式各样的有机毒物,人工煤气的制作工艺可以说是上个世纪古董级的技术,污染防治设施普遍不足或者完全没有,在经年累月的生产营运之後,煤制气厂的周边土壤与地下水中一般都会累积高浓度的各类有机毒物,有的还有重金属。这样的土地若没有经过适当的复育处理与限制用途,很可能会对不知情的土地使用者造成严重的伤害。美国在上个世纪中期淘汰了人工煤气,这些废弃的煤制气厂区的土壤经过数十年仍然保持高度的毒性。

那麽中国的人工煤气厂有多少个?都在什麽地方呢?答案是不知道,应该至少有几百个,可能有上千个,分布於全国各大中小型城市与县城,似乎没有人做过全面性的调查统计,找不到具体的资料。

那麽这些人工煤气厂在废弃之後,周边土地是否有进行什麽样的处理呢?答案也是不知道,我在广泛的搜寻相关资料後,似乎也找不到有任何人或任何单位是负责这样的事务。

如果你买的房子不巧正好是盖在从前的煤制气厂的地上,那麽从土壤源源不绝的逸散出有机毒物,就每天吸到肺里面。如果你在院子里种菜,长出来的可能就是有毒的蔬菜。如果政府不去要求,你想开发商会主动花大钱整治污染的土壤吗?如果政府不公布信息,你想建商会主动告诉你,你要买的房子是盖在剧毒的土地上吗?

煤气厂有毒土地的处理与复育,是一项昂贵而复杂的工程。如果对於厂址与设施的具体范围、制气工艺流程与煤炭品种能找到详细的资料,对於土地复育工作会有极大的帮助。美国在进行从前的煤气厂遗址土地复育时,由於年代久远,很多资料都已不可考,对於有毒土壤复育工作造成很大的困难。(关於煤气厂的土地复育方式与技术,可以参见Allen W. Hatheway, Remediation of Former Manufactured Gas Plants and Other Coal Tar Sites, CRC Press, 2012.)美国在上个世纪中淘汰了煤制气产业後,留下了大约有三万到五万个废弃的煤气厂遗址,这些厂址是现在美国多环芳香烃土壤污染的最大来源。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清理完毕。

中国就算现在不能妥善处理废弃煤气厂的土地复育,至少也应该妥善保存与整理这些厂址的相关资料,未来要做污染整治时才能有所依据。

(文/杨启仁,美国杜克大学研究员,为国际知名的能源与环境政策专家,其评论常见于美国及国际主要新闻媒体)

(文章来源:无所不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