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天然气价格改革若干建议 - 液市
关于天然气价格改革若干建议
天然气

关于天然气价格改革若干建议

中国目前在处在能源结构转型的关键期,大力发展天然气是转型的关键。据我们参与国家能源局《“十三五”天然气规划研究》,到2020年我国天然气消费量将从2014年1800亿立方米,增加到4000至4300亿立方米,能源结构将发生深刻转变,雾霾和温室气体将得到有效治理,能源供应格局将实现多元化和清洁化。但能否实现这一目标,将取决于市场化改革能否及时到位。

一、天然气价改应与体制改革同步实施

天然气价格矛盾是体制改革滞后的表象,不解决体制的深层矛盾,单独推动天然气价格改革将无济于事。下决心在天然气上中下游全面深化体制改革,是彻底捋顺价格机制,推进市场在资源配置上起决定性作用的根本办法。没有市场主体,没有市场竞争机制,就不可能建立市场优化配置资源的价格机制。

二、统一目标 因地制宜 分布推进

中国地域广阔,资源配置不均衡,发展阶段存在差异,各地不能按照同一进度推进改革。但若各地改革目标不一致,将为未来全国统一天然气市场埋下矛盾,对于“一带一路”可能形成的区域市场建立带来障碍。所有,天然气气价改革和体制改革应设立统一目标何改革进度表,各地目标一致但可根据自己实际情况分阶段实施。

三、上游改革 资源市场化应为重点

中石油控制全国67%天然气资源,而且都是资源条件最好的区块,优质页岩气资源也与这些区块吻合。资源过度垄断导致勘探开发投资不足,创新能力不济,资源开发进度严重制后。不仅影响中国能源结构转型,也为能源安全埋下隐患。国家应对有关法规政策进行调整,扶植更多市场主体参与油气资源上游开发。

四、成立“页岩气开发试验区” 创新体制革命

为争取我国能源战略主动权,改变在能源安全、定价上的长期被动局面,推进页岩气革命可成为战略突破口。四川盆地及周缘地区是我国页岩气富集区,拥有优质海相沉积页岩约4万平方公里,地质资源量40.02万亿立方米,可采资源量6.44万亿立方米。在党中央高度重视下,经中石化、中石油和各种所有制企业共同努力,四川盆地页岩气开发在资源、技术、装备和环保上取得了重大进展。仿照深圳特区和上海自贸区模式设立国家“页岩气特别试验区”,赋予先行先试权利,突破现有体制制约。作为摸索解决问题平台,创新一个适应我国油气开发市场规律的竞争体制机制。

五、管住中间 放开两头

与正在推进的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相近,天然气中游体制和价格改革中,在管网和LNG接收站项目工程充分招标竞价的基础上,需对第三方强制准入和实施严格的价格管制,并放开上下游竞争,禁止纵向一体化垄断。目前,天然气垄断主要表现在资源和长输管道横向垄断和上中下游纵向一体化垄断,企业通过内部利益输送获取不当利益、打击竞争对手和躲避政府监管。国际上天然气管网投资属于长期稳定收益,在竞争获取项目后,收益率在6%至8%。而国内天然气管网主要由三大油企垄断,设计、采购、施工、运营都由企业内部运作,投资收益率在15%左右,个别项目达20%,导致输气价格居高不下。各省纷纷效仿,成立地方国企垄断的省管网公司雁过拔毛,进一步推升终端用气价格。这种机制不仅增加用户成本,阻碍市场公平,还滋生腐败,必须根治。

六、交叉补贴 不可持续

下游天然气价格改革中,工商企业对居民的交叉价格补贴是改革的主要深水区。居民低廉的天然气价格让经营企业无利可图,不得不靠特许经营区域内工商企业用气加价弥补。这种机制一方面使企业承担巨大负担,削弱了企业竞争力;另一方面居民没有合理的气价支出,导致燃气公司无力保障用户安全用气,更不可能安装智能气表升级建设能源互联网。国际经验可采取两部制气价,即:容量气价和气量气价。收取固定容量气价,可保障更换气表和基本服务,气量按实际用气量收费。根据测算,我国每个家庭年平均用气150立方米,大多数城市每户每年增加150元可基本解决交叉补贴问题,也保障了用气安全和智能升级问题。

七、推进结构性气价 优化资源配置

天然气的利用存在季节性峰谷差和日峰谷差。国际上,对于可中断供气用户和无需动用靠地下储气库的长期稳定用户,均给予较大的价格优惠,特别是无需季节性和日调峰的分布式能源和热电联产用户给予很大优惠。例如:在美国发电用气价格低于城市门站。要促进天然气行业健康发展,必须形成符合市场价值规律和实际成本的结构性气价机制,特别是对一年四季稳定持续用气的分布式能源和燃气热电联产,应该形成激励性的优惠气价,只有积极促进这一行业持续增长,才可能保障整个燃气的输气配气系统的市场收益稳定,这为降低融资和运营成本最为有利。(韩晓平)

(文章来源:中国能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