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积计量还是能量计量?——天然气贸易中的计量研究
天然气贸易

体积计量还是能量计量?——天然气贸易中的计量研究

在国内天然气贸易计量中,不论是气态形式还是液态形式,一般都是用体积或重量来计量,除了容易获得,这或许是我们的一种心理习惯,体积或质量是看得见的“计量要素”,更容易被接受。而事实上,在目前国际贸易中天然气能量计量与计价是最流行天然气贸易和消费的计量和结算方式,能量计量才能科学合理地反映其价值。

不公平的计量

这里我们以气态形式为例,在终端交易环节的计量单位基本都是体积,而由于,如压力(管道运行压力和大气压力)、温度、流速等各种因素影响,都会造成计量偏差。假设计量器具在法定的误差范围之内,除了海拔较高或常年温度高于25℃的区域,燃气供应商会获得正偏差,即该条件下体积计量数值有利于燃气供应商;而在其它区域的体积计量数值则一般有利于用户。为了减少体积计量数值偏差,则会加装温度、压力等修正仪使其计量数值接近“准确值”。事实上,燃气供应商是体积计量方式的受害者,供销差这个顽疾一直困扰着燃气供应商,除了恶意盗气和少量漏气,计量差值是导致供销差的主要因素;燃气供应商也为减少供销差花费了大量的资源,成效却不尽如人意。

真的是“同网同价”?

更多的LNG接收站投产,以及输气管网逐步联网,一个城市或区域呈现出多气源供应的格局,如上海市就有西一线、东海平湖油气田、进口LNG、川气、西二线等五大气源,不仅进价不同,气源的成分和热值也各有差别,“同网同价”则对终端用户存在不公平。以深圳市为例,由广东大鹏LNG提供的单位体积天然气热值(低热值和高热值)比西气东输二线高出10%以上左右,但终端价格在西二线进入深圳之后并未经过成本分析和听证,直接沿用了之前的价格,由于两种气源不可能均匀混合,一部分终端用户就有可能因此比另一部分终端用户支付更多的费用(这里不讨论进价,仅就终端用户而言)。对于使用了天然气的生产活动而言,则会造成实际成本高于名义成本,进而削弱

其产品的价格竞争力。

从另一方面讲,燃气供应商以较高热值天然气的价格出售较低热值天然气,则可能因此获得更多的收益,这对终端用户而言是非常不公平的。这在由LNG过渡到管输气的区域较为普遍。这里需要强调一下,天然气终端价格的决策是由政府价格管理部门来实施的。
既然我们用体积或质量计量都不能区分各种气源的比例,也不需要去区分,事实上各种气源的热值也会有不同程度的波动,那么能解决这个问题就是能量计量了。

公平计量、科学利用呼唤能量计量

天然气更多地被用作燃料,其作为清洁燃料的核心价值在于热值。据西南油气田天然气研究院得出的结论:相同体积、不同产地的天然气,发热量最大变化为6.1MJ/Nm3,变化幅度达到14.8%。事实上,在燃气特许经营监管中,热值作为天然气质量标准的一个重要维度,应该得到强化监管,这也是燃气供应商和终端用户的利益核心和矛盾所在。

商品交换时,需要体现其最大的价值。由于发热量不同,天然气采用体积计量,从根本上不能完整反映天然气的核心价值,甚至使其价值和价格发生了严重偏差。加之各地将逐步实施阶梯价格,假如某用户的月用气量在某个阶梯附近,由于燃气供应商在某段时间供应了较低热值的天然气,那么这个用户的月用气量超过阶梯气量,因而会多支付费用,对用户不公平;也有可能,燃气供应商在某段时间供应了较高热值的天然气(如现货LNG),那么这个用户的月用气量低于阶梯气量,因而会少支付费用。
从公平计量的角度看,天然气计量方式需要从体积计量转向能量计量;从科学利用的角度看,天然气计量方式也需要从体积计量转向能量计量。

在生产活动领域,准确的能耗计量,有助于我们明确单位产出的能耗,而不单单是货币计量。体积计量方式使生产者无法掌握其准确的成本,以计量仪器与用气量不匹配为例,这会存在“小马拉大车”(小时用气量长期大于计量仪器的最大量程或合理计量上限值)或“大马拉小车”(小时用气量长期小于计量仪器的最小量程或合理计量下限值)等现象,这都会造成少计量体积,终端用户可能因此“降低了成本”(实际的天然气消耗量并没有减少,可能导致生产者怠于生产改进),如燃气供应商一旦就此协商计量工艺改造优化后,可能会导致其产品丧失价格竞争力,如日常陶瓷产品,燃料价格对产品的价格影响非常大。体积计量方式还会使生产者采取的节能减排措施不当或失效,因为我们得到单位耗气量都是是真的,那么节能减排措施无异于“空中楼阁了”。

全国天然气交易平台需要能量计量作为基础支撑

据国家发改委,2014年天然气表观消费量1786亿Nm3;另据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我国天然气发展面临的不确定因素》的报告显示,进口天然气580亿立方米,对外依存度达32.2%。根据国办印发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到2020年,天然气消费量达到于3600亿立方米;国产常规天然气、页岩气、煤层气总计目标为2450亿立方米。据此,我们将持续扩大天然气国际贸易,计量方式必须接轨国际,才能在同一个平台上展开对话,我们也可以据此计算一下全国天然气“年度供销差”。
更多的LNG接收站、输气管道将逐步联网,以下几个事件标志着全国天然气交易平台将逐步形成:

1、《油气管网设施公平开放监管办法(试行)》(国能监管〔2014〕84号),已于2014年2月13日颁布实施,该办法旨在促进油气管网设施公平开放,提高管网设施利用效率,保障油气安全稳定供应,规范油气管网设施开放相关市场行为,在目前油气行业纵向一体化的体制下,解决上、下游多元化市场主体的开放需求问题。

2、《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与运营管理办法》(发展改革委令第8号)已于自2014年4月1日起施行。

3、新奥、广汇、新加坡金鹰集团(香港太平洋油气有限公司旗下的南京太平洋天然气贸易有限公司)等民营、外资天然气企业相继利用“三桶油”的LNG接收站完成了LNG进口。

4、全国性的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已落户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原计划2015年4月运营,后延迟至6月份)。

5、目前计划建设民营LNG接收站的公司有6家,总接转能力在2000万吨/年以上,包括新奥、广汇、哈纳斯等。
可以预见,随着中国作为一个天然气消费量快速增长的大市场深度参与天然气国际贸易、WTO等国际贸规则等,中国天然气市场与国际市场的关系会更加丰富;同时,国内交易主体、需求、方式等更加多元化和多样化,一个基础支撑就是计量方式,而能源计量既是国际通行作法,也更符合公平计量的需求。除前苏联地区和中国外,北美、南美、欧洲和亚洲大多数国家的天然气交易合同均采用能量来计量和结算费用。天然气输送和终端消费同样如此。如果我们就此置身于外,在国际贸易中只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交易成本和不公平;在国内市场则会造成管理混乱、增加社会成本、终端用户和燃气供应商、不同燃气供应商之间产生矛盾和利益之争。

改变需要决心和成本

能量计量很复杂,不仅涉及技术,还有法规、政策、价格体系等,需要多层面、多部门联合推进。对于燃气供应商而言,能量计量和计价有利于这些企业彼此形成公平的竞争环境,促使企业更专注于提升天然气质量。如果对终端用户能量计量的方式,不仅操作简便,而且更加公平公正。

改变这些,需要决心和成本,也许能源互联网给了我们这个机遇。

(文/彭知军,燃气行业资深从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