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新常态 特征显现
天然气新常态

天然气新常态 特征显现

天然气作为清洁能源得到推广使用是大势所趋,且随着政策的完善和技术进步,我国的天然气行业长期来看前景十分光明。

2014年以来,“新常态”一词一直引发各界关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发展阶段,这意味着中国经济由过去10%的高速增长阶段,转为更加可持续的约7%中高速增长阶段,同时伴随能源消费总量增速大幅下降。

“如今,经济新常态正在延伸到能源新常态。”中石油政策研究室发展战略处处长唐廷川在近日举行的第12届亚洲天然气大会上表示,“以天然气为例,从2000年到2013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从245亿立方米增至1680亿立方米,年均增长16%,远高于同期10%的GDP增速和7.6%的能源消费总量增速。这主要得益于经济的快速发展、天然气供应能力的大幅提高、储运设施的完善和低价格优势等诸多因素的叠加。”

然而,随着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和天然气价格水平的提高,支持天然气快速发展的因素正在发生改变,“2014年以来,能源领域新常态特征开始显现,天然气发展的有利与不利因素同时存在。”唐廷川说。

价格机制需完善

“天然气进入能源新常态并不会一帆风顺。”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国际能源研究所副所长白俊提到,“随着国内天然气价格水平不断上升,在油品质量升级和国际油价回落的背景下,天然气相对成品油的优势正在减弱。”

同时,由于煤炭价格的不断下行,与天然气价差不断拉大,造成天然气在电力、采暖等领域的竞争力减弱。“长期来看,国家价格主管部门将放开非民用天然气价格,天然气价格还将保持缓慢上升态势。”白俊分析说。

如何保持天然气的竞争性?白俊认为,这并不意味着要刻意压低天然气价格,而更应该通过价格机制,体现天然气与其他能源相比对环境和生态损害程度和贡献程度的差异。

“只有竞争充分的环境才会形成合理的市场价格,才会有资源配置效率的改善。”白俊说。

实际上,目前“表面上看起来供需平衡没有短缺,实际上是需求被抑制了”。白俊说,这与加快发展天然气来应对严重大气环境污染的取向背道而驰。

据介绍,长期以来,我国天然气市场只有少数生产商,加上管制性的低价政策,使得供应严重不足,进而导致政府管理模式上的以供定需。

唐廷川在小组讨论中也表示,中国天然气资源储量丰富,无论常规还是非常规。至于目前仍无法全面替代煤炭资源的原因,“其核心是体制问题,是价格机制的问题”。

“为了保证供应,只有落实气源才能发展天然气利用项目。”唐廷川说。

页岩气值得期待

保证天然气供应的方法之一是扩大开采量,而非常规天然气—页岩气的开采被众专家看好。

据《中国页岩气资源调查报告(2014)》显示,我国页岩气地质资源储量为134万亿立方米,可采资源量25万亿立方米。截至2014年底,累计投资230亿元,在重庆涪陵、四川长宁、四川威远等地取得重大突破,获得页岩气三级地质储量近5000亿立方米,其中探明地质储量1067.5 亿立方米,建成产能32亿立方米/年,累计生产页岩气15亿立方米。

“我国页岩气资源潜力巨大,可采资源潜力居世界前列。”中国华能集团燃气资源开发部副总经理李良介绍,我国在页岩气勘查开发方面取得重大突破、技术装备基本实现国产化,多元投资勘查局面已经形成。

但李良同时也指出了我国页岩气勘查开发所遇到的难题:富集规律不清、面上尚未展开、核心技术尚需攻关、监督机制尚待完善。

管理体制层面,将页岩气批准为新的独立矿种也会成为其他资源开采的禁锢。“资源富集区块如果同时存在常规气层与页岩气层,这就形成了资源开采的矛盾。”唐廷川说,“页岩气开采在管理体制上应该有更综合的考量,以破除部门之间的隔阂。”

提出不足的同时,唐廷川表示,页岩气发展愿景仍值得期待:“近期应该把页岩气开采重点放在掌握资源、形成完善配套技术、培养消费和产权市场上,不宜急于推进产业化。而加快页岩气发展还应在技术上加快突破、形成体系,并且需要国家政策的扶持,同时在管理模式上进行变革,加快管网、消费市场、产权市场等的培养。”

天然气前景依然看好

即使存在价格机制不完善、页岩气勘查难题较多等因素,我国天然气需求增长的主要力量仍未改变,“提高天然气消费占比已成为治理大气污染和雾霾的现实途径之一。”李良坦言。

据悉,国务院去年下发《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首次提出到2020年,天然气消费量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达到10%以上,利用量达到3600亿立方米。因此,生态环境保护将取代资源和价格成为未来推动我国天然气发展的动力。

另外,从天然气直接高效制取高值化学品的研究取得突破,或许也将成为促进天然气需求增长的力量。

“目前,我国乙烯生产的原料,超过77%是石脑油,而中东和北美的乙烯原料比例超过70%为天然气液,世界乙烯原料正呈现轻质化和多元化的发展趋势。”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包信和说。

正因如此,包信和研究团队基于“纳米限域催化”的新概念,创造性地构建了硅化物晶格限域的单中心铁催化剂,成功地实现了甲烷在无氧条件下选择活化,一步高效生产乙烯、芳烃和氢气等高值化学品。

“虽然基础研究能否带来产业变革尚不明确,但催化机理研究和催化新材料的开发利用探索不能停步,要为能源的高效洁净转化时刻作好基础理论的准备。”包信和说。

虽然在能源新常态背景下,我国天然气定价机制面临新的抉择,且天然气市场的低幅增长对我国天然气发展目标是一个考验,“但我们应该看到,天然气作为清洁能源得到推广使用是大势所趋,且随着政策的完善和技术进步,我国的天然气行业长期来看前景十分光明”。唐廷川表示。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