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我国天然气发电行业的市场分析
发电

2015年我国天然气发电行业的市场分析

目前,我国天然气主要用于居民生活用气和发展天然气化工,二者在我国天然气消费中所占比例超过50%。利用天然气发电能够改变我国天然气及能源利用结构,提高天然气利用效率。同时,由于燃气机组的启动和关停都比较方便,响应时间短,因而天然气发电调峰比火电调峰更具有优势,是电力调峰的最佳选择。无论从经济性还是从环保角度出发,天然气发电已然成为世界范围内天然气利用的首要选择。

但是,就目前而言,我国大规模推广天然气发电面临气源不足和成本过高这两大掣肘,且短期内难以彻底解决。因此,尽管天然气发电是世界主流,但鉴于我国集中供暖的迫切需求,现阶段我国天然气利用还是应以天然气集中供暖为主。

继2014年7月关停大唐高井燃煤电厂后,2015年3月下旬,北京京能、国华燃煤电厂相继关停。按计划,北京市目前仅剩的一座大型燃煤电厂华能热电厂也将于明年关停。此后北京市的供电、供热任务,将全部由新建的四大燃气热电中心负责。

近年来,由于雾霾频发,大量使用煤炭带来的环境污染问题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增加清洁能源消费已基本成为社会共识。

绿色“蓝金”成为发电新宠

放眼全球,提高发电用天然气消费比例是大势所趋。根据埃克森美孚《2030年能源展望报告》,到2030年,天然气占全球能源消费的比例将从20%升至25%左右,超过煤炭成为世界第二大能源,原因就在于发电领域对天然气需求的急剧增加。

从发达国家的情况看,天然气已成为美国、日本、欧洲电力的重要来源。得益于“页岩革命”,2000年至2012年,美国天然气发电量增长96%。日本天然气消费的70%来自发电领域,而且鉴于福岛核泄漏事故导致日本重启核电面临诸多困难,未来日本天然气发电的比例将只增不减。即便是在遭受金融危机严重打击的欧洲,天然气发电在其电力结构中的占比仍在20%至30%。

在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费国中国,天然气发电也保持着较快的增长速度。天然气发电装机行业深度分析及“十三五”发展规划指导报告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年底,我国天然气发电装机容量为4500万千瓦左右,占全国总装机容量的3.45%;发电量达1143亿千瓦时,占总发电量的2.19%,已超越核电,成为我国第四大电力来源。

客观障碍导致“水土不服”

天然气是最清洁的化石能源。对于迫切需要改善空气质量的中国而言,适度发展天然气发电,提高发电天然气的消费比例,有利于优化和调整电力结构,逐步实现发电能源供应的多元化,从而推动我国能源消费结构优化升级。

然而,现实情况正如GE公司董事长伊梅尔所言:“目前中国煤炭、水电、核电都有相当程度的发展,但天然气发电的占比仍然非常低。”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郑新业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供需偏紧是天然气发电进展相对缓慢的主要原因。

我国天然气消费一直保持高速增长,2014年天然气表观消费量达到1786亿立方米,对外依存度已突破30%。虽然我国天然气进口的四大战略通道正处于持续完善之中,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供需偏紧仍将是我国天然气市场的主基调。因此,在全国范围内,我国尚不具备推广天然气发电的物质基础,像北京这样在短期内以天然气完全代替煤炭的办法更不具有普适性。

事实上,北京“煤改气”基本上是政府在环保的政治压力下,依靠强势政策强行推动的被动手段,并非市场出于经济、环保等多方面因素考虑而做出的主动选择,因为天然气发电的另一大制约因素便是成本问题。

由于天然气发电的建设和折旧成本低于燃煤电厂,天然气发电成本中燃料成本的比重较高,因此天然气价格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天然气发电是否具备成本竞争力。

近年来,煤炭价格持续下跌,煤炭需求增速放缓已成为行业发展的新常态。尽管2015年4月1日起,我国存量气和增量气价格实现并轨,气价首次大幅下调,但仍难匹敌持续低迷的煤炭价格,燃气机组的燃料成本仍远高于燃煤机组。“加之我国目前尚未出台环境税,燃煤发电带来的环境污染并没有内化为企业的生产成本。同样,天然气发电的环境效益也没有得到真正体现,这严重影响了燃气机组的经济效益,进而打击企业投资天然气发电的积极性。”郑新业说。

能源替代不可盲目跟风

“从环境保护的角度看,冬季北方城市供暖带来的大气污染问题确实非常严重。”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党委副书记庞军副教授说。

庞军告诉记者,通过比较各利用领域实现天然气替代后的大气污染减排效果,他发现利用天然气替代燃煤进行集中供暖,在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二氧化碳、颗粒物(PM)这4项指标上均具有明显的污染减排效果。由于集中供暖用煤量巨大,天然气替代燃煤集中供暖有望产生可观的大气污染减排量。

“我们研究发现,在天然气利用领域,天然气集中供暖替代燃煤集中供暖的大气污染减排效果是最好的,甚至优于天然气替代燃煤发电。”庞军认为,对于燃煤发电,由于国家对其污染排放有严格限制,目前电厂都安装了高效除尘脱硫设施,可以显著降低污染物排放。现在国家又要求电厂加装脱硝设施,因此目前燃煤发电对污染的控制力度和效果要明显优于城市燃煤集中供暖。“尽管发达国家都在大力发展天然气发电,但就我国的现实需求而言,天然气发电没有天然气集中供暖的形势紧迫。”

庞军表示,在发电这种适合对污染物进行集中处理的领域,我国目前还是应主要依靠燃煤。天然气发电在我国存在的意义更大程度上是用于电网调峰和作为夏季北方城市输气系统调峰的重要手段。“除非在天然气供应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比如页岩气开采取得重大突破,否则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我国要实现主要依靠天然气发电的难度还是很大。”庞军说。

在各天然气利用领域,大气污染减排效果排在第一位的是天然气集中供暖,分户式燃气供暖与分布式能源的综合减排量分别排在第二位和第三位,处于第四位的是天然气发电,排在第五位的是生活用气领域中的天然气替代家用煤炉炊事。

天然气替代液化石油气炊事也有一定的减排效果。但是,液化石油气本身比较清洁,用天然气替代液化石油气炊事除了在二氧化碳减排上有较明显的效果外,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一氧化碳及颗粒物(PM)等其他综合减排指数的排序并不靠前。

在燃油替代方面,由于国Ⅲ标准与国Ⅳ标准已相对严格,所以利用天然气汽车替代国Ⅲ标准与国Ⅳ标准的柴油轻型车与汽油轻型车,污染物减排效果相比其他领域并不明显。

(文章来源:中国报告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