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公平贸易呼唤能量计量
天然气计量

天然气公平贸易呼唤能量计量

在燃气特许经营监管中,热值作为天然气质量标准的一个重要维度,应该得到强化监管,这也是燃气供应商和终端用户的利益核心和矛盾所在。从公平计量的角度看,天然气计量方式需要从体积计量转向能量计量;从科学利用的角度看,天然气计量方式也需要从体积计量转向能量计量。

在国内天然气贸易计量中,不论是气态形式还是液态形式,一般都是用体积或重量来计量。

然而,在天然气终端交易环节,由于如压力(管道运行压力和大气压力)、温度、流速等各种因素影响,均会影响目前国内通行的体积计量方式精确度。假设计量器具在法定的误差范围之内,除了海拔较高或常年温度高于25℃的区域,燃气供应商会获得正偏差,即该条件下体积计量数值有利于燃气供应商,在其它区域的体积计量数值则一般有利于用户。为了减少体积计量数值偏差,一般会加装温度、压力等修正仪使其计量数值接近“准确值”。供销差这个顽疾一直困扰着燃气供应商,除了恶意盗气和少量漏气,计量差值是导致供销差的主要因素,燃气供应商也为减少供销差花费了大量的资源,成效却不尽如人意。

事实上,在目前国际贸易中,天然气能量计量与计价是最流行天然气贸易和消费的计量和结算方式,能量计量才能科学合理地反映其价值。

一方面,天然气更多地被用作燃料,其作为清洁燃料的核心价值在于热值。如今随着越来越多LNG接收站投产,以及输气管网逐步联网,不少地区均呈现出多气源供应的格局,然而不同气源成分和热值各有差别,天然气采用体积计量,从根本上不能完整反映天然气的核心价值,甚至使其价值和价格发生严重偏差。据西南油气田天然气研究院得出的结论:相同体积、不同产地的天然气,发热量最大变化为6.1MJ/Nm3,变化幅度达到14.8%。

另一方面,目前的“同网同价”对终端用户存在不公平。以深圳市为例,由广东大鹏LNG提供的单位体积天然气热值(低热值和高热值)比西气东输二线高出10%左右,但终端价格在西二线进入深圳之后并未经过成本分析和听证,直接沿用了之前的价格,由于两种气源不可能均匀混合,一部分终端用户就有可能因此比另一部分终端用户支付更多的费用。而燃气供应商以较高热值天然气的价格出售较低热值天然气,则可能因此获得更多的收益,这对终端用户而言是非常不公平的。这在由LNG过渡到管输气的区域较为普遍。

在生产活动领域,体积计量方式也使生产者无法准确掌握成本,进而削弱其产品的价格竞争力。以计量仪器与用气量不匹配为例,存在“小马拉大车”(小时用气量长期大于计量仪器的最大量程或合理计量上限值)或“大马拉小车”(小时用气量长期小于计量仪器的最小量程或合理计量下限值)等现象,这些都会造成少计量体积,终端用户可能因此“降低了成本”(实际的天然气消耗量并没有减少,可能导致生产者怠于生产改进),但若燃气供应商一旦就此协商计量工艺改造优化后,又可能会导致其产品丧失价格竞争力。如日常陶瓷产品,燃料价格对产品的价格影响非常大。此外,体积计量方式还会使生产者采取的节能减排措施不当或失效。

因此,笔者认为,在燃气特许经营监管中,热值作为天然气质量标准的一个重要维度,应该得到强化监管,这也是燃气供应商和终端用户的利益核心和矛盾所在。从公平计量角度看,天然气计量方式需要从体积计量转向能量计量;从科学利用角度看,天然气计量方式也需要从体积计量转向能量计量。

目前,北美、南美、欧洲和亚洲大多数国家的天然气交易合同均采用能量计量和结算费用。在我国,未来天然气进口量将进一步提升,全国性天然气交易平台也将逐步形成,可以预见,作为一个天然气消费量快速增长的大市场,中国深度参与天然气国际贸易,与国际市场的关系会更加丰富,同时,随着国内交易主体、需求、方式等更加多元化和多样化,均需要天然气以能量计量作为基础支撑。

需要指出的是,能量计量很复杂,不仅涉及技术,还有法规、政策、价格体系等,需要多层面、多部门联合推进。改变这些,需要决心和成本,也许目前正在热炒的能源互联网提供了机遇。

(文/彭知军 作者系燃气行业资深从业者)

(文章来源:中国能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