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行业改革 基本条件已具备
天然气行业改革基本条件已具备
1

天然气行业改革基本条件已具备

建议率先在珠三角、长三角地区等经济发达地区全面放开天然气定价,中短期内在北京及其他地区依然按照定价公式定价并进行定期调价,在天然气上游形成充分竞争、下游市场进一步发展成熟的情况下,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放开天然气定价,完全实现“由市场决定能源价格”。

  近期,国务院批转国家发改委《关于2015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意见》指出,要研究提出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在全产业链各环节放宽准入。寥寥数语,让我们感觉油气改革方案目前仍处于讨论过程中,但是改革步伐正在加快。

  实际上从2014年开始,油气行业的改革已经提速。政策层面,《油气管网设施公平开放监管办法(试行)》、天然气价格调整等部分政策已经陆续出台。企业层面,部分国有大型石油央企也在谋求自身改革。2014年5月,中石油启动东部管道公司出售事宜,100%转让东部管道公司资产;7月份,中石化也打响了“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第一枪,整合旗下加油站与民资分享。可以预计,如果油气行业的市场化改革逐步走向深入,油气行业发展效率将得到显著提升,油气产业将形成新的市场格局。

  从油气行业自身发展来看,天然气显然将承担更多角色。进入“十二五”以来,为了应对雾霾等环境污染问题,国家大力提倡增加天然气等清洁能源使用来减少煤炭消费。而且和亚洲地区12%及国际上25%的天然气消费比例相比,我国天然气消费占一次能源比例仅为6%,明显低于国际平均水平。因此,未来我国天然气利用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而我国能否大幅度提高天然气利用、能否有效保障天然气供应,又同天然气行业改革推进息息相关。

  从天然气产业链来看,尤其是中上游环节,由于政策原因,在我国参与上游勘探开发的市场主体较少。三大国有油气公司目前在长输管道、LNG接收站和储气库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和运营方面同样具有垄断地位,但是民营企业和非传统油气企业也在积极布局LNG接收站和参与储气库建设。进口方面,原油、成品油进口权尚未完全放开,天然气进口门槛也尚未明确。天然气门站价格仍由国家发改委定价,尚未完全实现市场化。天然气下游利用环节相对开放,城市燃气公司竞争激烈。随着城市燃气行业的快速发展,我国城市燃气已经形成中央企业、地方国企、外资港资企业和民营企业为主体的多元化市场竞争格局。

  在政策方面,为促进天然气产业发展,国家密集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主要涉及价格体制改革、基础设施建设及运营和提高天然气消费比重,还有页岩气、煤层气和煤制气等产业发展规划。

  去年以来,中国经济发展进入增速换挡“新常态”,由粗放高速向高效率、低成本、可持续转变,能源需求及部分领域天然气需求也受到影响。市场格局正发生深刻变化,虽然政府对天然气的发展进行了描绘,但规划确定的供应和需求尚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对我国天然气行业的健康持续发展提出了严峻挑战,需要在政策、价格等方面给予相应的支持,以确保相关规划目标的顺利实现。

  目前,不同机构、不同情景对天然气供求前景判断存在着较大差别,而为了实现较为乐观的预测目标,我国天然气行业要按照“还原能源商品属性,构建有效竞争的市场结构和市场体系”的方向,在勘探开采、储运进口、天然气利用和价格,以及管理体制等方面进行全面改革。

  与国外成熟天然气国家相比,应该说,目前我国进行天然气行业改革的基本条件已经具备。立足于我国开展市场化改革的有利条件和难点问题,未来的天然气产业改革方向重点为:

  勘探开采环节。应进一步扩大天然气市场准入,努力培育多元市场主体。完善矿权管理与监管,调动地方积极性,并建立天然气综合开发试验区。

  储运及进口环节。鼓励基础设施建设多元化,加快实现基础设施“公开准入”和实现管道经营权“独立”。科学合理确定管输费,并加强价格监管。建立“三级储备调峰”责任机制、出台调峰价格政策。

  天然气利用和价格环节。针对不同天然气用户出台有针对性的财税鼓励政策,促进天然气下游利用。完善天然气净回值定价机制,逐渐消除价格交叉补贴。政府要运用多种手段调控市场价格,理顺天然气价格体系。

  建议率先在珠三角、长三角地区等经济发达地区全面放开天然气定价,中短期内在北京及其他地区依然按照定价公式定价并进行定期调价,在天然气上游形成充分竞争、下游市场进一步发展成熟的情况下,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放开天然气定价,完全实现“由市场决定能源价格”。

  天然气交易市场环节。以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促进天然气市场化改革和创建亚洲天然气新的定价体系为目标,以政府为引导、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推进天然气交易中心建设,拓展交易范围、多元化交易主体、丰富交易方式、创新交易机制、提升交易规模,最终建成覆盖亚洲区域、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天然气交易中心,形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价格标杆。

  为了稳步推进天然气交易中心的建设,应在条件较为成熟地区和业务领域“先行先试”建设示范天然气交易中心,把对我国天然气行业现有体制的冲击限制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随后再根据市场情况变化,总结经验逐步推广,最终达到发现本地区天然气价值的功能。具体而言,交易标的应由LNG到管道气、从非常规气到常规气,从满足季节调峰需求到日常需求;交易方式由现货交易到期货交易等金融交易;交易区域从东部沿海地区到西部地区,由面向国内到面向亚洲和国际市场。

  管理体制与监管环节。健全完善油气法律法规体系,实现依法合规监管。界定油气行业管理职责,建立和完善中央垂直领导的监管体系。发挥民间第三方机构的桥梁作用,重视并利用网络媒体传播。

  (文章来源:中国能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