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套完善相关政策 提高天然气市场竞争力
天然气市场

配套完善相关政策 提高天然气市场竞争力

在目前政策框架下,能源价格未体现环境成本,是天然气竞争力低于煤炭的根本原因。中国是世界最大的煤炭生产国和消费国,煤炭在开采过程中对生态环境造成很大损害,例如地表沉陷、水资源破坏和水环境污染、煤矸石堆积、水土流失、植被破坏、生物多样性减少、湿地缩减等,这些损害只有很少一部分作为外部成本计入煤炭价格;煤炭在利用过程中也造成了严重的环境和健康问题,据有关研究,燃煤是全国大部分地区雾霾的首要成因,燃煤过程中排放的含碳粒子和二氧化硫转化为有机碳(OC)和硫酸盐,是PM2.5的主要成分,空气污染严重损害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但煤炭利用导致的空气污染和健康损害没有计入煤炭价格,甚至因缺少系统研究而无法量化。

考虑到中国煤炭资源非常丰富,以及天然气对外依存度逐年升高、进口气价格高等因素,天然气竞争力不足问题可能会越来越严重。国务院《大气十条》要求“京津冀区域城市建成区、长三角城市群、珠三角区域要加快现有工业企业燃煤设施天然气替代步伐;到2017年,基本完成燃煤锅炉、工业窑炉、自备燃煤电站的天然气替代改造任务”。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由于天然气竞争力不足,这些任务很难全面按时完成,如果不考虑效益因素,依靠行政命令强行推进“以气代煤”,不利于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和相关行业的可持续发展,也损害政府的治理能力和威信,无法长久为之。

2014年以来,国家连续出台措施,大力推动煤炭清洁利用,一方面有利于减轻燃煤造成的空气污染,但也使天然气与煤炭、电力价格关系问题更加复杂化。

2014年9月,国家发布《煤电节能减排升级与改造行动计划(2014-2020年)》,提出东部地区新建燃煤发电机组大气污染物排放浓度基本达到燃气轮机组排放限值,中部地区新建机组接近或达到燃气轮机组排放限值,鼓励西部地区新建机组达到或接近燃气轮机组排放限值。随着中国脱硫、脱硝、除尘技术的进步,燃煤发电“超低排放”在技术上已经成熟。有报道称燃煤发电“超低排放”在成本上总共只增加3~5分钱/千瓦时,如果报道可信,“超低排放”煤电仍比气电有竞争力。

应当指出,虽然未来中国燃煤发电有可能逐步实现“超低排放”,但是不能因此将煤炭视为清洁能源,与天然气相比,煤炭仍有许多劣势。煤炭在开采和运输过程中对生态环境造成的损害、煤炭燃烧排放的二氧化碳都远远超过天然气。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的推进,能源生产、运输、使用过程中的环境成本都要充分体现在能源价格中。中国政府承诺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且将努力早日达峰,“以气代煤”仍是最现实的大规模碳减排措施;长远看,“以气代煤”在碳减排方面的贡献也应当货币化。另外,天然气在电网调峰、备用方面也有较强的优势。

因此,提高天然气竞争力是优化中国能源结构的关键问题之一。应从保护生态环境和优化能源结构的目的出发,尽快配套完善能源、环保、财税、监管等方面的政策措施,使天然气与煤炭相比具有竞争力,这是大幅度提高天然气消费比例,优化能源结构的根本途径。

具体建议:

1)通过建立生态补偿机制、提高排污费(或征收环境税)等措施提高高污染能源的开采和使用成本,鼓励开发、利用清洁能源。

2)通过加大二氧化碳减排力度或实行碳交易制度,鼓励使用低碳能源。

3)大幅度提高燃煤设施排放标准,基本达到目前燃气设施的水平,并且要监管到位,避免企业从成本考虑暗中停用减排装置。

4)加大财税政策支持力度,促进国内低品位、深层、深海、非常规天然气资源开采;减免天然气进口环节税费和战略通道建设运营有关税费,支持天然气引进和管网建设,降低天然气生产和供应成本。

(文章来源:国际燃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