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五年油价重回5元时代 炼油企业吨亏约500元

时隔五年油价重回5元时代 炼油企业吨亏约500元

8月5日,WTI(美国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期货)价格报于45.15美元/桶,创下自今年3月份以来的新低。

“跌跌不休”的国际油价带动国内成品油价格迎来“四连跌”。8月4日,国家发改委发布通知称,将汽、柴油价格每吨分别降低220元和215元。

至此,除了实施国五标准的地区外,国内多数地区的93号汽油在时隔5年半后,重新回归到“5元时代”。

油价下跌无疑为消费者降低了燃油成本,但国内的炼油企业也正经受着油价下跌吞噬利润。根据卓创资讯的监测数据,截至8月4日,山东以炼制胜利原油为主的炼油企业,其炼油利润为亏损489.06元/吨。

不仅如此,大型油企也未能幸免利润下滑。最新消息显示,中石化计划在四季度开始削减产量,将每月的油品加工量减少100万吨。

业内人士表示,伊朗原油进入市场快于预期、石油输出国组织原油日产量继续增加、新兴市场需求增长缓慢、美国三季度加息等利空因素打压,预计油价在后期仍难言见底回升。

供应端饱和油价难回升

近期国际油价的波动都被认为与一个国家密切相关——伊朗作为全球第四大产油国,近期的一举一动都引发了市场的格外关注。

8月2日,伊朗石油部长Bijan Namdar Zanganeh在接受其国家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伊朗可在国际制裁取消后立即提高原油产量,一周内计划增加50万桶,此后一个月内可增加100万桶。外界预期,此前西方针对伊朗的原油禁运制裁,有望在11月取消。

另有消息显示,英国石油和荷兰壳牌等企业称,一旦制裁取消,将计划开发伊朗原油储量。中石油、中石化也称,可能在四季度恢复搁置了近5年的油田开采。

在原油禁运前,伊朗曾是全球第二大石油供应国。目前其原油出口仅为2012年的一半。时隔多年后,伊朗的增量原油将进入市场,全球原油供应格局也将进行重构。

从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的整体产量情况看,去年10月开始,OPEC对外宣称其产量上限是3000万桶/日。但在今年前7个月,OPEC每个月的产量明显高于这一数字,且逐月递增。7月OPEC的日均原油产量为突破3200万桶,为近年来的历史高位。

OPEC的不减产政策主要对抗崛起的美国页岩油市场。虽然今年以来美国的石油钻井数量下滑,但其真实的原油产量仍稳定在940万桶/日的水平,这也是历史纪录的最高点位区间。

在隆众石化网原油分析师李彦看来,国际原油供应端持续饱和,已经成为主导油价暴跌的主要因素。供需矛盾问题严重,原油价格进入“熊市”亦在所难免。

“影响国际油价的因素复杂且是动态变化的,很难简单判断油价的底部。”张叶青认为,仅从全球原油供需因素上看,后期原油价格或仍继续下跌。

近期在北京的“中美对话全球能源新格局”活动上,美国能源信息署署长Adam-Sieminski称,原油价格可能在未来一年内跌至30美元,2016年底原油价格将逐步回升。

在8月4日调价之后,国家发改委规定的汽、柴油最高价格每吨分别为7055元和6085元。从实际情况来看, 国内多数省市的汽柴油批发价格已远低于上述限制价格。

据卓创资讯的监测,截至8月5日,国内20个省的主要城市主营销售公司国四93 号汽油批发均价在 6675元/吨,批发和零售的差价为1275元/吨;而0号柴油批发均已经降至近年来的最低水平,全国批发均价为5136元/吨,批零价差为992元/吨。

李彦告诉记者,随着国际油价的继续下跌,市场预期国内油价有望实现“五连跌”。数据显示,截至8月5日原油综合变化率为-7.96%,预计对应下调幅度265元/吨,新一轮成品油调价窗口将于8月18日24时开启。

地方炼油企业亏损加大

此刻,对于地方炼油业而言,“这是最坏的时代 也是最好的时代”。

8月3日,国家发改委公布称,经核查,宝塔石化集团产品质量和能耗指标均符合有关规定,通过现场核查,初步确认该公司可使用进口原油616万吨/年。

近一个月以来,东明石化、盘锦北燃、中化弘润、利津石化、垦利石化、亚通石化6家民营企业已经先后获得了进口原油使用权,宝塔石化为第7家获得该资质的企业。这7家企业合计每年的进口原油使用权配额为3534万吨。

资料显示,首家获得资质的东明石化通过代理进口的27万吨原油,已经于7月21日抵达日照岚山港,并通过日东原油管道直达东明石化。在8月,东明石化还将有一船进口配额原油到港。

随着炼油企业开始获得进口原油使用权,长期困扰在地炼企业的原料短缺问题将缓解。但是,由于国际油价的持续下跌,使得产业链上最直接的炼油行业也因此备受考验。

“使用进口原油无疑会降低地方炼油企业的成本,此前企业使用的都是燃料油,质量不好成本更高。”张叶青告诉记者,如阿曼进口原油运到国内有3周到1个月的船期,炼厂加工到交付产品也需要时间。在油价下跌过程中,炼油企业面临着原油采购本较高、终端产品降价的双重价格风险。

数据显示,山东地炼企业使用的原料中,超过7成使用的是原油而非燃料油。但受价格因素影响,不少地炼企业已经出现亏损。截至8月4日,山东地炼企业炼制胜利原油,其炼油利润为亏损489.06元/吨;而炼制直馏燃料油亏损幅度高达764元/吨。

目前,山东已经有10余家炼油企业停产检修。根据卓创资讯的数据,山东地炼一次常减压装置开工负荷率跌破四成,为38.8%,同比去年高4.91%,预计后期停产检修的炼油企业数量将上升。

实际上,大型油企的利润下滑也未能幸免,“两桶油”在今年上半年的炼油板块都将呈现亏损。最新消息显示,中石化计划在四季度开始削减产量,将每月的油品加工量减少100万吨,产量比上半年减少5%。

目前,有地方石化企业向记者指出,原油价格短期难以回升,下游终端价格也低迷的情况下,随着油品升级速度的加快,无论是大型国有炼厂还是地方炼厂,都将面临着淘汰落后产能、兼并重组的新局面。(文/王力凝)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