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天然气消费规模何以如此之大?
1

美国天然气消费规模何以如此之大?

美国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也是最大的天然气消费国。2014年美国国内天然气产量达到7700亿立方米,其中居民、商业、工业、交通及发电等市场化层面的用气量达到6900亿立方米。天然气消费构成中,天然气发电占到2306亿立方米,其次是工业用气,消费量达到2166亿立方米,再次是居民用气,消费量达到1435亿立方米,商业和交通用气量大约在1000亿立方米。与2010年天然气消费结构相比,可以发现,2014年用于发电的天然气消费量较2010年增长了10.3%,工业用气量、居民用气量、商业和交通用气量分别增长了12.1%、6%、11.5%和14.6%。

进入2015年之后,美国的天然气产量增速虽有下降,但产量依然在保持增长,天然气消费结构在沿用之前年度的“传统”的同时悄然发生着一些变化,其中最突出的表现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的表现是,美国天然气发电量在4月首次超过煤炭发电量,这可是EIA自1973年有数据记录以来的首次。虽然在其后的5月,煤炭发电量再度超越天然气发电量,但从发展趋势看,天然气发电量上升已是不可阻挡。EIA的估计是2016年美国煤炭发电量可能还将高于天然气发电量,可能该年度也就是个过渡年份。煤炭发电量份额的下降有新能源发电量增长的影响,主要还是受天然气发电量上升的挤兑。第二个表现是美国的业界正在规划建设一批天然气化工项目,以消化日益增长的天然气。目前有一批天然气化肥和甲醇项目正在美国各地规划上马。近期规划显示,2016年在美国墨西哥湾地区将规划建设三个甲醇生产企业和一座大型化肥企业,年消费天然气量在50亿立方米。此外,还有一批年天然气消费量在10亿立方米的生产企业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陆续建成。业界上马天然气下游利用项目的一个重要原则是就近消化。例如在北达科他州投资者就计划利用该州页岩气的生产优势,在2018年新建两座合成氨生产企业,年均天然气消费量也在10亿立方米左右。短期看这股建设热潮将要持续至2018年。EIA估计到2015年年末,工业消费天然气将比2014年增长3.4%,到2016年这一比例将增长至3.9%。

美国天然气能大规模地消费和推广,与天然气价格优势和管网基础设施的优势是分不开的。“页岩气革命”爆发之后,大量美国国内投资和国际投资流向美国,为“页岩气革命”添薪加柴。页岩气产量在这样的环境下保持了持续稳定增长。到2013年时页岩气产量占全美天然气产量已达到40%,页岩气成为美国天然气产量主要增量。由于天然气供应充足,加之天然气出口在美国一直没有解禁,国内天然气供应充足,国内天然气价格长期低迷,长期维持在4美元/千立方英尺之下,廉价成为天然气应用主体包括居民和企业的一笔重大福利。此外,美国的天然气管网四通八达,基础设施完善,对其市场化定价及现有供需格局下的天然气低价位水平起到了奠基作用。美国州际及州内天然气管网里程达到30.5万英里,有近210个天然气管网系统、1400座加压站和1.1万个分输点、400座地下储气库和100座液化天然气(LNG)调峰设施,有49处随时可用于天然气进出口的港口设施。美国天然气定价也早已实现了能体现市场化定价水平的气—气定价模式。此外,美国政府对环境问题的重视也是造成天然气消费量快速增长的重要推动因素。如美国环境保护部推行的空气质量标准,由于严格强调减少和控制污染物和其他有毒有害物质的排放,使得不少火力发电企业关门。美国环境保护署新近推出的洁净能源计划建议到2020年开始实施。若该计划实施,可能会有更多的火力发电企业退出电力生产舞台,届时天然气替代将成为重要选择。

总的看来,美国能消化掉如此庞大规模的天然气,主要是受供应充足背景下市场化定价导致的低价格、完善的管网基础设施,以及政府规制等因素推动,这一点对我国有借鉴意义。目前,中国天然气供需结构正在经历转型。之前一些年度,国内天然气消费始终供不应求,因此业界发展天然气产业的呼声甚高。如今情况出现了一些变化,国际市场的天然气价格在下降,气源供应充足,国内不少人反倒开始担心天然气多得用不了了,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考虑到我国环境目标硬约束,以及用低碳清洁能源替代高碳能源对解决此问题的有效实用性,鼓励和加快我国天然气消费是必须的。

美国的经验可以借鉴,但完全复制美国模式是不现实的。中美两国在天然气产业的发展基础和积累方面还存在较大的差距,中国对美国经验的借鉴一定是渐进式的,不过在“渐进”的过程中适度“跨越”也不是不可能。

具体到我国天然气消费推广发展路线,当前应重点考虑如下几个方面。首先是加大管网和接收站等基础设施建设力度,这是理顺天然气价格、实现市场化定价的前提条件。不仅要规划好干线建设,支线建设也不可或缺。在当前天然气价格低迷和国内天然气定价改革还不到位条件下,基础设施建设以管道气和LNG进口气能够就近消化、节省长距离运输成本为原则,这样可在一定程度上减轻天然气价格压力。目前我国天然气价格构成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国家有很大不同,民用气价格要高于商业和工业用气,这一点与国外正好相反。其次是调整天然气利用政策,具体表现在加快天然气发电和天然气化工产业的发展力度,根据未来的天然气基础设施规划布局,合理制定天然气下游产业发展规划,努力实现区域天然气上下游一体化发展。再次是财税和碳税等环境政策跟进,政策调整既要对重点领域予以扶持和鼓励,更要防止在能源价格低位运行下的能源逆替代现象出现。

(文章来源:中国石油报)